太阳神娱乐官网 > 澳门太阳神官方平台 > 光灵行传 > 第2083章 烬灭之于黎明 (十五)

第2083章 烬灭之于黎明 (十五)

    第2083章  烬灭之于黎明 (十五)

    咒术师劳伦斯眨了眨眼,继续道:"释放咒术的并不是它的使用者,而是使用者手里的[咒术之火]。

    [石化惩罚]正常指的是人类施放法术的时候,让光子从自己体内流动并产生物理现象,随之而带来的侵蚀。光子在人体内流动的量越多、流量越大、时间越短,对**的侵蚀就越大,越容易导致人体细胞坏死,从而角质化,也就是[石化]。虽然人类对法术的控制精度是世上现存所有种族里最高的,能够使出很多精妙法术,但人体对光子的耐性也极差,人类的法术使用者往往都是伴随着石化的风险,没有人知道自己放完一个法术之后,会不会就是他这辈子最后放的一个法术了。

    而咒术则不同。光子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咒术使用者体内流动,释放咒术的主体是咒术之火。因为光子并不在人体内流动,光子转变成咒术效果时,对身体的损害为零,使用咒术的人不会有石化的风险。即使法师协会那边的法师们也有不少会使用咒术傍身,就是为了在不方便使用法术的场合里,多一个选择。"

    "原来如此。"贝迪维尔再一次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人类使用法术,是光子在侵蚀人体,让**不断崩坏的过程;

    而使用咒术,仅仅是咒术之火从人体里拿去水分、油分等原料,再从咒术之火那边施放术法,对人体的损害都是单纯物理性质的,而且可以通过进食来补充。人们搞得那么麻烦、绕上那么大的圈子去使用咒术,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逃避常规法术带来的、必然的石化惩罚吗。

    结果还是因为人类太脆弱了。人类那过分脆弱的身体想使用、掌控他们完全无法驾驭的庞大力量,就必须付出与之相应的巨大代价,这个代价往往是[死亡]。

    而贝迪维尔他们这些兽人呢?从一开始就是古代神人族*出来的、以人类为基底,加入了野兽的遗传因子的亚人种族。虽然可以更有效地使用[狂化术]之类的创世系法术,不会因为法术的过度使用而石化,却同时也被自己体内的遗传因子限制住,只能用特定的那几个创世系法术。或许这也是一种代价吧。

    又或者这仅仅是古代神人族用来控制兽人们、让兽人们成为神人们的忠实走狗的,一种手段。贝迪维尔以前从哪里听说过,和人类不同,兽人没有[自由意志]。

    "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了,"劳伦斯打断了贝迪维尔的思绪,"第二阶段的修炼也就沿着这个方向进行,发挥你的想象力,利用咒术之火从你的体内抽提物质来达到它的性质变化即可。即使不需要我的指导,老大你也可以通过练习自行慢慢做到吧,别做过火就行。第二阶段的修炼讲解就到这里,不重复了。然后我们来谈谈第三阶段的修炼。"

    "噢,还有第三阶段啊。"贝迪维尔拉长了脸。

    "本来跟老大你说这个可能为时过早。但考虑到你们完成那个什么[圆桌试炼]之后有可能就这样离开埃及,我们能见面的机会很少了,我就提前告诉你吧。"劳伦斯的语气里略带一点寂寞,"咒术修行的第三阶段和前两个阶段都不同,它是真正把咒术从一种小技巧转变成能够用在实战之中的一个技术。

    ------第三阶段的修行,其实就是使用[令咒]的修行。"

    贝迪维尔不禁打了个冷颤:"[令咒]?"

    "嗯,看这个。"劳伦斯二话不说就脱衣服,他脱掉上衣之后把右肩展示给贝迪维尔看。他肩膀靠近胸口的位置上有半个拳头大小的、黑色的纹身。它的形状很抽象,就像某种符咒。

    "这就是[令咒]?"贝迪维尔凑近过去仔细观看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个"纹身"根本不是用颜料刺上去的普通纹身。它更像是被火焰烧灼而成的疤痕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黑色的结痂,不软不硬的结痂几乎和劳伦斯的皮肤融为一体,即使用手去抠也不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疤痕的边沿平整,似乎是用烙铁强行烙出来的伤痕,那伤痕周围的一圈皮肤是正常的皮肤,没有任何红肿破损,看来这个伤痕是很久之前留下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"劳伦斯,看来你很喜欢自残?"贝迪维尔不禁吐槽道。

    "没有的事,这是我很久以前在自己身体上刻下的[令咒],当时技术还不成熟,所以令咒的外形有点粗糙。"咒术师辩解道:"实际上[令咒]的大小和它的功效完全无关,老大你技术成熟的话可以刻出更为小巧的令咒,对身体的伤害更小。你甚至并不一定需要在自己身上刻下令咒,刻在任何随身物品上也是可行的------只要你能保证那个随身物品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就行。"

    "所以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?"贝迪维尔于是问。

    "简单地说,就是用来[给自己下一道死命令]用的。"劳伦斯耸肩道:"呃,老大,你摸够了没有?我可以穿回我的衣服吗?"

    "咳咳,抱歉。"贝迪维尔不好意思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"嘿嘿嘿------"两个小鬼在一旁偷笑。

    "咒术,简单地说,就是先给自己的咒术之火下命令,然后让咒术之火对你的身体下命令,靠咒术之火控制你的身体,做出你平常做不到的事情。"劳伦斯穿上上衣之后继续说道:"所谓的咒术就是[命令]与[被命令]的集合体,用咒术给自己下命令,简单地说就是一种自我催眠的过程------尽管[咒术]比[催眠术]深奥很多。"

    贝迪维尔点了点头。这部分他有深切的感触,他知道咒术能有多可怕。如果强迫自己去做什么的话,人往往能够变成超人------即使那是让自己粉身碎骨的超人。而咒术就是能让普通人成为那个粉身碎骨的超人的一种禁术。

    "但是正常来说,如果咒术使用者的意志不够坚决,给咒术之火下达的命令可能不会触发;给咒术之火下命令,让咒术之火根据你下的命令来对你的身体下命令,这个过程也十分耗时,在紧张的战斗中会让人分心,而战斗中一旦分心,将会影响生死。"劳伦斯继续道。

    贝迪维尔再一点头。这部分他也清楚得很。在那种刀来剑往的激战之中,一瞬间的分心往往就会导致死亡。法师在对敌近战中时常会处于很大的劣势,因为他们必须分心去准备并施放法术。而且越是强力的法术,需要准备工序就越多,越容易分心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一名合格的法师都必须学会一心二用,甚至一心多用,这样他们才不会在实战中吃亏。但在那种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中,需要分心去准备法术的法师们,往往还是会各种吃亏挨刀子。必须一边战斗一边施法的法师,据说在所有的职业里面,有着最高的死亡率。

    "对于直接释放的法术而言,因为准备工序不多,法术相对还能用在实战上。但是对于咒术使用者而言,放一个咒术需要准备的工序一般是普通法术的三到四倍,就这样施放的咒术会消耗掉使用者极多的专注力,直接释放的咒术在准备过程中是非常危险的,准备的过程又十分漫长,和法术相比简直是鸡肋。"劳伦斯解释道:"所以咒术师们才发明了这种专门用在实战中的东西,所谓的[令咒]。

    [令咒],简单地说,就是预先准备好的一种咒术命令。满足一定的条件就会启动,直接绕过大量准备工序,不需要花时间去准备,甚至不需要咒术使用者的意志也能自主发动。我身上这个令咒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我身上这个令咒有着唯一的功能:在我身受重伤,身上有伤口正在大量出血的时候,咒术会自己发动,从体内提取矿物质来堵住大出血中的伤口,防止伤势进一步恶化。这个令咒是自主发动的,即使我受伤晕厥过去,它也一样会发动并救我一命。正是因为有这个令咒在,我才从以前无数次的濒死险境之中活了下来,能坐在这里和老大你这样交谈。怎样,令咒还是挺不错的东西吧?"

    "被你说得我有点小心动呢。"贝迪维尔嘲讽道:"所以这东西多少钱一个?到那里能买到?"

    "哈哈哈哈哈哈,非常风趣。"劳伦斯爆笑起来。他笑了几下之后才重回正题:"不过我是认真的。想要在战斗中更高效率的应用咒术,想让咒术发挥出更强大的效果,老大你需要想办法制定属于自己的令咒。一般而言令咒的威力和你个人的意志力有绝对的关系。定下的限制条件越苛刻、发动条件越困难,令咒的效果就越强力......副作用也越强。等你修炼到第三阶段的时候再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,想清楚怎样的令咒最适合你自己,然后才去定制吧。"

    "话说我就不能一下子订制好几个令咒吗?还是说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在身上刻下唯一一个令咒?"

    "不,只要是你能承受的范围,刻下多少个令咒都不是问题。但是令咒会相互影响,不好好规划的话会很麻烦。而且令咒这种刻在身上的东西一旦刻下就没法更改,更需要深思熟虑再进行刻画。"

    "我记得你说过随身物品也能刻令咒的......"

    "是那样没错。"劳伦斯搔了搔头:"但令咒是咒术师决意的证明,是用咒术这种强力的催眠术,给自己强加的意志。是一道不能更改的死令。刻下令咒的随身物品必须二十四小时随身携带,那件刻有令咒的物品一旦脱离了咒术师身旁超过一个小时,它的效力就会完全消失,你花上好几个月准备、费心劳神刻下去的令咒,就会变成一纸空文。你不会想让情况演变成那样子的。"

    "我明白了。"贝迪维尔总算知道了令咒的沉重。

    "那么,"咒术师劳伦斯拍拍屁股,从座位上站起来:"我能教会老大你的也就这些了。咒术大部分时间都是一种靠着自己钻研来理解熟练的术,我指导得再多也不及你自行领悟来得有用。知道了修炼的方向,老大你可以自行修炼------量力而为就好。"

    劳伦斯转头看了看旁边两个正在打呵欠的小鬼:"这边已经上完课了,你们要不要出去走走?"

    "好哒!""我想去开罗的市集逛街!"奥伯特和凯特嚷道。

    "老大你要不要一起来?"劳伦斯又问:"老法师要我再去送一箱光子可乐给梅尔森兄弟会的人,我一个人可能照顾不了这两只皮猴子,如果你能一起来就再好不过了。"

    "可以。我也想出去透透气。"贝迪维尔也从沙发上爬起:"我们走吧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