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神娱乐官网 > 澳门太阳神官方平台 > 帝霸 > 第2789章随手镇压

第2789章随手镇压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来,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脸色大变,这里可是护山宗的议事大厅,今天坐在这里的都是护山宗的最重要人物,护山宗的所有长老都在场,包括了宗主陈惟正。

    现在当着护山宗所有长老、护法的面,竟然有人如此的贬低宗主陈惟正,那实是在太过于嚣张,实在是侮辱护山宗的威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护山宗在场的长老、护法都始而视之,他们怒目望去,说这话的正是坐在轮椅之上的李七夜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犹如沉睡的李七夜已经睁开了双眼,懒洋洋地躺在那里,似乎睡眼惶忪,还没有睡醒一样,神态是十分的随意自在。

    “一介凡人,目出狂言。”在这个时候,有长老不由暴起,双目一厉,冷森大喝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友有何高见?”相比起暴怒的长老来,护山宗的宗主陈惟正倒还能沉得住气,目光一凝,盯着李七夜,最后徐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推我上去。”李七夜对郭佳慧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郭佳慧不语,默默地推着轮椅上前,最后停在了上首,也即是宗主陈惟正所座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也不动干戈了。”李七夜看了宗主陈惟正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让一边吧,我来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这是要夺权吗?”宗主陈惟正也不由双目一凝,目光带着冷意,徐徐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惟正还算是能沉得住气,没有暴怒,也算是有几分涵养的人。

    “夺什么权,这点小小权势,在我眼中连牛毛都算不上。”李七夜兴趣缺缺,说道:“只是你们这些废材太蠢了,尽丢老祖宗的脸,好好的一个传承,练得乱七八槽,练的都是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发,宗主陈惟正脸色一变,这可是不仅仅关系着他个人的荣辱了,这是羞辱他们整个护山宗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,慎言,这是护山宗。”陈惟正脸色一沉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竟然敢在我们面前大言不惭,轰出去,扔到山下。”刚才暴怒的长老立即沉吼一声。

    得到长老吩咐了,作为大师兄的李建坤只有站了出来,上前,对郭佳慧沉声地说道:“师妹,你的朋友太不会说话了,是你把他送下山,还是我把他送下去呢?”

    郭佳慧张口欲言,最后沉默了,只是对李建坤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冒失。

    李建坤哪里能理会郭佳慧的意思,沉喝道:“既然师妹不动手,那师兄就得罪了,把他丢下山去。”话一落下,大手向李七夜抓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响起,李建坤大手还没有触及到李七夜的时候,瞬间被撞飞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个高手,本座倒要看看有几分实力。”暴怒的长老双目一厉,火气冲天,大手向李七夜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响起,这位长老大手还没有触及到李七夜,结果和李建坤一模一样,瞬间被震飞出去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”见到李七夜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一下,竟然一下子这位长老震飞了,这顿时让在场的其他长老心里面一震。

    “不服气,全部一同上吧,打到你们服气为止。”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,十分的随意。

    李七夜这样的神态,看到护山宗的所有护法、长老眼中,那简直就是一下子气炸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,他们护山宗也的的确确是没落了,但是,今天却被人如此的邈视,视他们护山宗无物,而且邈视他们的还是一个躺在轮椅上的废人,这怎么不让护山宗的诸位长老、护法心里面都气炸了呢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这么多的长老、护法联手,都不如一个废人吗??“好狂的口所,我们倒要看一看你有几分的本事!”在这个时候,在场的长老、护法都不由大怒,齐喝一声,所有长老、护法都同时出手,狠狠地向李七夜镇压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就不相信,凭着李七夜这么一个躺轮椅之上的废人,还能比他们所有人联手还要强!所以护山宗的长老、护法都瞬间出手,以最强大的力量向李七夜镇压而去,他们要以最强大的力量把李七夜镇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只见李七夜手指一弹而己,整个大厅如同炸开了一样,所有向李七夜出手的护法、长老都一下子被弹飞了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当他们还没有爬起来的时候,李七夜的手指只是轻轻地敲了一下轮椅的扶手而已,就听到“啪、啪、啪”的声音响起,所有的护法、长老瞬间被镇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要爬起来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,好像从高空中摔落一样,面朝地面,狠狠砸在岩石块上,砸得他们鲜血直流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在一旁没出手的宗主陈惟正一下子嘴巴张得大大的,久久合拢不上来,他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的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郭佳慧张口欲言,但又乖乖地闭嘴了,这已经是远远的超出了她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在一旁的赵智婷也不由为之心里面一震,虽然她心里面已经有所准备了,但依然被震撼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智婷在心里面也明白李七夜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人了,但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赵智婷的心目中,护山宗的长老,那已经是很强大的存在了,那已经是护山宗最强大的人之一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在李七夜手中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,李七夜只是轻轻地叩动了一下手指而已,便是把所有长老、护法镇压在那里,这简直就是太震撼人心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一旁没有被震撼的大师兄李建坤,更是彻底的震撼住了,整个人都傻住了。

    当日,他们是最先发现李七夜的人,在当时他们所有人都以为李七夜只不过是废人,已经是残废成为了植物人了,在那个时候,李建坤甚至是想杀死李七夜。

    在此时李建坤才明白,李七夜根本就不是什么废人,那只不过是一位动弹不得的强大无匹的强者。

    想到当时自己还打算杀死李七夜,这一下子让李建坤不由冷汗涔涔,背脊发寒,不由为之毛骨悚然。幸好当时郭佳慧心有善良,不然的话,死在那里的只怕不是李七夜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前辈,前辈,不知道我,我护山宗有何处得罪前辈之处,我们护山宗向前辈赔礼道歉……”回过神来,护山宗宗主陈惟正不由打了一个冷颤,忙是向李七夜哈腰点头,只差没跪在地上向李七夜磕头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对于陈惟正而言,个人荣辱算得了什么,在这个时候,只要能保得住护山宗,能保得住诸位长老、护法,就算让他跪地磕头,他也愿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了诸位的长老护法,他们护山宗就会失去中流砥柱,本是衰弱的护山宗就会变得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陈惟正也明白,他们遇到了真正的强者,这样的强者那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实力范围,就算他这位真神,在他面前,那也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李七夜只是看了苦苦哀求的陈惟正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如果我要灭你们护山宗,还需要等到现在吗?随随便便就一只手灭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七夜手指只是轻轻地叩击了一下,镇压在诸位长老护法身上的力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镇压的力量消失之后,诸位护法、长老都纷纷爬了起来,如释重负,纷纷退到一边,在这个时候,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,看到李七夜的时候,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就算他们再无知,就算他们再愚蠢,也明白他们护山宗遇到可怕无比的强者了,而且,他们护山宗今天能不能保全,能不能熬过这一道关卡,那都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,迂腐无知。”李七夜只是冷淡地说道:“长生老人的一生本事,净被你们这群蠢货糟踏了,你们都练成得像什么狗屁。”

    被李七夜这样指着鼻子大骂,一时之间,诸位护法、长老都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,不知道前辈来自于哪个仙乡?”在诸位长老、护法都不敢吭声的时候,宗主陈惟正便忙是哈腰点头,忙是打个圆场。

    “什么来自哪个仙乡。”李七夜冷冷地看了陈惟正一眼,冷冷地说道:“今天,我就是护山宗的弟子,从今天起,也是由我来接管护山宗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,陈惟正一下子傻眼了,就是在场的所有长老、护法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们护山宗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强大的弟子来,出手就镇压了他们所有长老、护法,他们该怎么说好?

    虽然说,他们护山宗已经是小门派了,但是,他们护山宗招收弟子,那也是有着一套程序有,任何弟子加入护山宗,那都是必须经历过考核的。

    现在李七夜却自称是他们护山宗的弟子,一下子让陈惟正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