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神娱乐官网 > 都市言情 > 升官有道 > 第七百六十一章 拆迁的事情

第七百六十一章 拆迁的事情

    黄一天这边紧锣密鼓安排人统筹规划旅游项目建设,加快推荐拆迁的步伐的时候,县委书记朱爱江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朱爱江在官场摸爬滚打已经有近三十年了,知道做官重要的上面有人,自己能干事,否则,说什么都是假的,现在王市长已经把自己当成是他的人,那么自己就要紧紧跟上,这样才能尽快的提拔。

    他也打听清楚了,董勤河当时在青龙和下面的斗混不下去了,和自己现在的局面差不多,但是就是因为有靠山到了市政府做了秘书长,后来又被提拔为副市长。上次王市长来调研,朱爱江就私下透露想到市政府做秘书长的想法,王市长当时也是给予了肯定。

    等了一天,两天,一周、两周一直没什么消息,朱爱江感觉有些不对劲,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,用行话来说,只怕王市长这次已经选择了抛单。

    什么叫抛单呢?就是领导给下属承诺后,下属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,领导自然应该尽力站在下属的利益方帮助说话,如果其中出现了什么意外,这些官员却没有主动站出来,八成就是领导已经把拿到手的好处又退了出来,准备置身事外了,不再推荐原来的人。

    这让朱爱江心里相当的恼火,到了关键时候,王市长竟然撂蹄子了,对于这种抛单现象,下属没什么好办法应付的。那么就要改变作战思路,还是从王佳慧身上做文章,只要王佳慧被黄一天欺侮的厉害了,我就不信王市长不出面。

    朱爱江亲自去了一趟王佳慧家里。

    朱爱江现在跟王佳慧算是老交情了,自从顾元红牵头后,王佳慧房子被划到拆迁,王佳慧曾经跟朱爱江就上讨论过关于到底开口要多少补偿款的问题。朱爱江当时帮她算了一笔账。

    青龙旅游项目算是一个商业地产和居住地产的结合体,如果你家的一百多平方地块政府只赔偿你那点钱,那绝对是糊弄你,这年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你只要撑住了,想必能弄个高的多的价钱。王佳慧心里原本对政府报价心里有些不乐意,听这么一分析,感觉自己真是吃了大亏了,再说,自己可有王市长做后盾,不多要个几十万那是太亏了。

    王佳慧在心里盘算着,自己只要不同意拆迁,开发区的这帮东西,必定不敢对自己动硬的,于是挺直了腰板,喊出了100万拆迁款的高价,如果拆迁办不同意这个价格,绝不会同意拆迁。

    现在,当朱爱江知道要想把自己和王市长捆在一起,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王佳慧和自己捆绑,那么逼着王市长和自己捆绑。顾元红的被抓,朱爱江心里也确定,一定要对付黄一天,不给点厉害给这混蛋尝尝,他就不知道自己的厉害。

    见到朱爱江亲自上门,王佳慧的态度还是比较热情的,自从上次见到王市长请帮助自己儿子的事情被拒绝后,王佳慧的心里一直不是很高兴,现在见到朱爱江认为这也是是机会,就很是不见外的口气说,朱书记怎么这个时候到我这里来了?

    朱爱江冲着王佳慧笑笑说,王大姐,我今天过来主要是看看你,最近拆迁的事情怎么样啊?王家镇的事情你要当心啊,如果真要是被法院判刑了,以后就很难到县委办上班了,毕竟那就是有案底的人。

    王佳慧很是无奈的说,朱书记,你说的事情我也很是着急啊,我儿子现在就是因为打人被人抓住了把柄不放,我上次也和表弟说了此事情,表弟也很是为难,说人家现在有证据,谁能出面?

    朱爱江摇着头说,王大姐,你去找王市长,他还真的不好出面,此事情明摆着是开发区的人利用此事情来打击你,逼着你家的拆迁付出他们的安排,这个时候就看谁的耐性好,谁能沉住气,只要你一松开那么你的儿子可能就出来,但是拆迁的钱你是再也不可能达到你想要的价格。

    王佳慧很是霸道的说,这年头,没有谁会跟钱过不去吧,这拆迁补偿款,我要是少要了一分一厘,也没有人会承我这份人情,我要是多要了一万两万,同样没有人会对我说声谢谢,这就是现实,所以我凭什么不坚持呢?我的儿子的事情和拆迁是两码事,我就不信公安局的人真的敢不给王市长面子?

    朱爱江点头说,王大姐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今天我正准备去市里拜访王市长,要是你这里给黄一天等人屈服挺不住的话,我这趟去了也就没有多大意思了。毕竟当事人都妥协了,其余的人也就多余了。

    王佳慧立即明白了朱爱江今天到自己这里来的用意,这孙子明摆着是要过来跟自己结成同盟军,一起跟黄一天对抗,她在底下顶着,朱爱江走高层路线施压,只要两人配合好了,必定是各得所需啊。

    王佳慧对朱爱江说,朱书记是个聪明人,黄书记不过是个年轻人,这年轻人办事,嘴上没毛,也的确需要有人好好的给点教训,朱书记有什么消息的话,可以及时跟我沟通嘛,总之,咱们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利益共通点的。

    朱爱江听了这话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冲着王佳慧竖起大拇指说,高,王大姐果然是智慧过人,一语中的啊。

    从王佳慧家出来后,朱爱江就马不停蹄的去了普安市找王市长,自从青龙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后,朱爱江的心里直到现在压力也并不大,尽管他心里也清楚,青龙现在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人,自己也提拔不了任何人,特别是黄一天更是该死,明知道顾元红是自己的人,还是把顾元红给抓了。

    到了市区后,朱爱江拜见了王市长,说了目前青龙的局面。

    王市长现在整天是心惊胆寒,就是听了朱爱江等人的话到青龙调研,去找黄一天的麻烦,结果是什么?是自己赞扬的顾元红进去了,被自己打击的黄一天说是带着女下属旅游,其实人家是在和省委书记谈项目,这并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?

    从省里反馈来的消息那就是省里听了贾书记等人的汇报后,也是很生气,对王市长如何处理也就处于酝酿之后。现在听到朱爱江汇报青龙的事情,就想,自己就是走了,也要给青龙添点麻烦。

    王市长很是不高兴的说,朱爱江,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在青龙很有效的开展工作,也是处处被动,还有就是你的用人方法很有问题,你说你当初身边的人组织部的部长和顾元红都是不干净的人,这样的人自身有污点,那么很容易被人给拉下来,现在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样。

    下面,如何走可是你很重要的一步,走得好那么继续做你的县委书记,走的不好就是被人赶出来。董勤河当时再青龙和黄一天发生了很多的矛盾,导致被动的被人赶出来,好的是董勤河的后面有人,所以能够继续提拔。

    而你现在和董勤河的状态差不多,你上次和我说能不能和董勤河一样做个政府秘书长,我能对你说的就是我会积极的推荐,但是即使推荐到时候到青龙的去考察,以目前的情况你能过关?要想过关,杀鸡骇猴是必须的,目前你必须压制着一个人,把这个人打倒,让他没有还手之力,其余的人也就不敢对你如何了?

    从王市长办公室出来,朱爱江心里才真正开始有些着急起来,他觉的王市长今天跟自己说的话算是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形,他是太被动了,要是不改变目前的状况,只怕不仅是青龙的地盘上,他要被驱逐出去,就连普安市其他一些领导也会不看好自己。

    朱爱江现在心里才有些后悔,其实自己到任后不久,黄一天钱成贵曾经和自己是联合的,也做了一些事情,可是在干部的提拔事情上,过分的相信组织部长,忽视了黄一天等人的需求,而且有着打击黄一天的意味,所以出现了黄一天和程振义等人的联合,也就出现现在很是被动的局面。

    局面已经形成,必须改变。

    朱爱江在心里暗暗发誓,自己也算是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江湖了,还不信斗不过一个嘴上没毛的黄一天,大家骑驴看唱本走着瞧。

    一早,黄一天前脚进办公室的门,王中兴后脚就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中兴进入房间,关上门,一副高兴的神情说,黄书记,刚才从法院那边传来消息,明天他们将对王家镇进行宣判,因为以前的偷盗打架等行为数罪并罚,可能要判处四年左右,我想这样一来,对王佳慧本人和那些观望的拆迁户也是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黄一天摇了摇头说,这个事情和我们没有了关系,但是我想王家镇被判刑后,王佳慧甚至王市长肯定会采取一些措施,毕竟这可是断人后路的没有办法的办法,如果要是王佳慧主动把房子拆迁了,王家镇也许就可以免除这样的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王中兴很是不高兴的汇报说,黄书记,你可能不知道就是到了目前的局面,王佳慧和拆迁的人谈话还是很牛逼,什么100万没有什么都不要谈,我看是不是采取更加强硬的办法,逼着她屈服?

    黄一天很是不赞成的说,王佳慧为什么敢这样,那还不是背后有人推泼助澜,只有等到王佳慧因为此事情受够了苦头,感到得不偿失的时候就会后悔,也就会说出是谁在背后帮助她,那么一切就好玩了,让人屈服就要让它心服口服,承认是失败者那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王中兴佩服的说,书记的建议就是好,不过我还听说朱爱江书记前两天到了王佳慧家里坐了很长时间,是不是不正常?